2012年4月29日 星期日

金字碑古道、大粗坑古道

古道名稱:金字碑古道、大粗坑古道
時間地點:2012.04.29 @ 新北市瑞芳區
參與人員:我、堯堯


我常常會在"MIT台灣誌"看到不少想要去探訪的點,有些一直苦無機會、有些則會陸續安排時間前往,有著"小美國"之名的"大粗坑"與附近的"金字碑古道",是此行的主角。
老婆有事,這個假日"堯堯"必須跟著我;其實只要一有機會,我就會把他拉到山上運動一下,雖然感覺他在漸漸長大後心裡有點排斥爬山,但總是希望半強迫的讓他能藉此達到運動強身的目的。這次O型走全程在Google earth上的標示如圖:


跟往常一樣,事先上網查好資料並下載其他山友分享的GPS軌跡檔後,週日一早9:10開車抵達"侯硐"(猴硐)的"九芎橋":


整裝出發2分鐘後就看到"侯硐國小"的舊校舍,新的學校已搬至下方的大馬路旁,我們進去逛逛並上個廁所,沒有人煙的廢棄校舍,行走於其中更感荒涼(照片為正沖負效果):


離開校舍不到十分鐘後到達"大粗坑步道"與"金字碑古道"的岔路口,今天的計畫是右去左回的O型走,先取右:


"淡蘭橋",橫跨於大粗坑溪上:


說到"淡蘭橋"不得不提一下"淡蘭古道":淡蘭古道,據載最初係平埔族人因狩獵而踏出之山徑,後因墾民東移拓荒而漸成道路,路線前後凡三變。清嘉慶十五年(1810)後成為入蘭之「官道」與「正道」,為台北(淡水廳)與宜蘭(葛瑪蘭廳)之間,商旅及食貨往返必經之孔道。同治六年(1867)冬,台灣鎮兵劉明燈,率兵北巡,由淡入蘭,有感於先民開疆拓土之艱辛,與山道雄偉磅礡之風景,乃題下「金字碑」、「虎字碑」、「雄鎮蠻煙碑」供人瞻瞻仰;現今分別在"金字碑古道"與"草嶺古道"可見到這些古蹟。

"淡蘭橋"的另一頭有個休憩涼亭,一旁的解說牌除了解說古道的歷史外,這裡還有另一項功能,就是土石流的監控,此地架設了一組監控系統,名為"大粗坑",一般民眾也可由土石流防災資訊網看到每個觀測站的即時影像喔!


父子倆開始踏上金字碑古道,古道路況良好,早上天氣也不錯,走來十分舒暢:


如前述,"金字碑古道"的特色是清朝臺灣總兵劉明燈由這條路進入宜蘭時,於三貂嶺岩壁上題文,並於字上貼上金箔,後來便稱為"金字碑";而據載,淡蘭古道是清嘉慶二年臺灣知府楊廷理所開闢的,路線自基隆暖暖、四腳亭越過三貂嶺,再經過雙溪、草嶺進入宜蘭,這是當時臺北、宜蘭間的陸上通路。本段"金字碑古道",與通過草嶺段的"草嶺古道",同為北臺灣著名的觀光訪古步道。

今天一路上都看的到動物挖的洞穴,明顯又完整,不知道是不是穿山甲挖的:


邊走邊逛,9:30看到一個路標,名為"後凹古道",網路上得知這條路也可通下方的"侯硐",是另一條較少人走的路徑:


步道一路緩上,十分鐘後到達一休息平台,遇到另一隊不到十人的山友在此休息:


一旁有油桐花的說明立牌,地上更是灑落一地花朵,十分美麗:


自此之後的路段,一路都是油桐花鋪滿一地:


不必到風景區人擠人,今天在這裡賞花更為愜意:


10:05到達"金字碑"。金字碑位於古道上面南的山壁、400公尺的樹林中,碑高7.5台尺,寬3台尺,詩句塗以金箔,碑身四周彫有蔓草連紋,碑頂浮現雙龍抱珠的徽章,金字碑上頭寫著:雙旌遙向淡蘭來,此日登臨眼界開。大小雞籠明積雪,高低雉堞挾奔雷。穿雲十里連稠隴,夾道千章蔭古槐。海山鯨鯢今息浪,勤修武備拔良才』


停留數分鐘,遙想當年清朝臺灣總兵劉明燈題字時的意境後續行,十分鐘後見到了下一個古蹟,"奉憲示禁碑"。奉憲示禁碑的字跡不甚明顯,其年代較金字碑更為久遠,立於清咸豐元年(1851)。內容大致為警告路人勿濫砍伐附近山林, 此碑被喻為台灣最早的環保碑文(部分節錄自Tony的自然人文遊記)。一旁有座"探幽亭"可供旅客休息,涼亭後方有登山布條,似乎有條小徑,但今天帶"堯堯"不方便進入;回家查了一下,這條山徑應該可以一直通到102線道上的"不厭亭",但路況似乎不好:


"奉憲示禁碑"前方則是一座古老的土地公廟,廟的右方好像也有一條山徑,但看過去更顯蠻荒,當然今天也是不打算進去:


此處一偶可遠眺北海岸與瑞芳地區,是古道上唯一視野遼闊的地方:


離開"探幽亭"沒幾分鐘,就結束了"金字碑古道"並接上102線道,雖說今天是假日,走在馬路上約3公里的過程卻遇不到幾台車,單車隊倒是遇到了兩次:


一路靠左,沿著102線道步行,11:15到達"大粗坑觀光步道"口:


時間已接近中午,天候漸變,怕下起雷陣雨,又加上"堯堯"吵著想早點下山後買麥當勞吃,我們兩個便趕緊出發。"大粗坑步道"靠102線道的這半段是水泥產業道路,只是想不出有什麼車需要開進來:


11:30到達著名的天梯,遠處即為荒廢的"大粗坑"聚落:


大粗坑是昔日人稱的小美國,據說當年大粗坑人在光臨九份店家時,店員會大聲歡呼「美國仔來了」,可見大粗坑人消費能力之高。在採礦的黃金時期,這裡原 有四百多戶人家,曾經繁華一時,也有兩層的高級洋樓,還傳出有人揮金如土,用金礦墊桌腳的說法,後因金礦枯竭而集體搬遷,如今都已人去樓空,留下曾有過的 聚落遺跡,堙滅於荒山野草之中。這裡是導演"吳念真"的家鄉,《戀戀風塵》、《悲情城市》、《無言的山丘》、《多桑》等多部作品,都曾在這裡取景拍攝(以上取自驚豔水金九旅遊網)。
一路下山時雨勢雖不大,但似乎沒有要停止的跡象,我在聚落遺址草草拍了幾張照片就離去;其實也是因為之後還想自己再來拜訪此地,屆時再慢慢來品味舊時的"小美國"。(請參考三天之後我又回來之另一則"遊記")


離開"小美國"沒多久,路邊的草叢中看到一堆登山布條與"山腰古道"的標示牌,猜想是另一條較少人行走的古道,下次有機會再順道來看看吧:


一路踩著石階下山,11:48看到"有應公"。有應公是早年臺灣民間隨處可見的一種小祠,為收埋無主遺骸而建,在路旁、田野、山丘、墳塚,甚在村里、市街皆可見,這座位於古道旁的"有應公",應該是為了當時懷著淘金夢,卻因故客死他鄉的先民所建:


下著雨、撐著傘,約12:15回到車上後離開,"堯堯"也如願以償得吃到麥當勞。今天的  GPS紀錄如圖所示,可惜下山匆忙,回家查資料才發現沒有去看看步道口的"菜刀崙瀑布"與"昇福坑":


今天算是順利走訪了許多先人的古蹟;不過,不得不提的是,快到山下時會經過幾間民宅與一間"淨寺",那裡有很兇狠兇的惡犬,當天遇到當地住戶也表示會害怕,而且還警告我們,這些狗(好像有兩隻)真的會咬人,我們停下來與狗兒僵持好久後才冒險快步通過,回來上網查詢才發現真的有山友經過時被咬傷,在此提醒大家千萬要注意!

ps:本部落格文章圖片為作者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引用!

1 則留言: